《大汉:魂穿刘据,开局就要被处死》刘据汉武帝江充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大汉:魂穿刘据,开局就要被处死》是哭了5年的小说作品,冷山阅读提供大汉:魂穿刘据,开局就要被处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刘据汉武帝江充。精彩章节阅览:公元前92年,赵敬肃王彭祖去世,夏季又逢大旱,宫外还未安定下来,宫内就出现了妃嫔以巫蛊互相攻击的事件。妃嫔们的宫斗愈演愈烈,最后竟互相诬陷对方用......

再者,他们都有共同的敌人——当今的太子刘据。

刘据性格宽仁,与汉武帝的严酷截然不相同。

武帝常有子不类父的感慨。

侍候武帝起居的苏文与太子不合,常在武帝面前构陷太子,如刘据与宫女嬉戏,见武帝生病面有喜色......

这些谗言又进一步加深了刘据父子两人的嫌隙,刘据这个太子已然走在了悬崖边上,只需别人轻轻那些一推,他便万劫不复。

而钩弋夫人是一个有着天大野心的女人,尤其是在她的儿子被汉武帝称为“尧”之后。

同时,钩弋夫人非常迎合汉武帝,很讨汉武帝的欢心,让汉武帝对钩弋夫人非常喜爱。

一个有心机又善于迎合的女人,那就是一个不得了的女人。

如今看到太子刘据的位置不如她想象的那么稳固,钩弋夫人心里的欲望就慢慢的生根发芽。

卫子夫的儿子可以做太子,那么她钩弋夫人的儿子怎么就做不了太子。

所以,这两个赵国人一拍即合,一场针对太子刘据的“巫蛊之祸”就产生了。

这也就说明了为什么,江充看到钩弋夫人的中人到来,心中大定的原因。

因为江充确定了,钩弋夫人这次是下定决心了,只有钩弋夫人参与进来,江充才有把握谋害太子刘据。

其他人的掺和在江充看来,就是小打小闹,苏文与小黄门常融、王弼收买的门人其实是江充早前就已经布置下的暗棋。

“中人,现在动手吗?”

“江大人,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我这就回去禀告钩弋夫人,静待江大人的喜讯。”

说完,中人张衍就离开了。

江充环视了一下书房的众人,斩钉截铁的开口“苏大人、常大人、王大人,此事过后,滔天富贵就是我等共享,今日还请诸位尽力。”

不必江充说这句话,苏文与小黄门常融、王弼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是进是退,在钩弋夫人的中人张衍到来之后,就不是他们所能决定的了。

“我们愿与江大人同担责、共富贵。”

苏文与小黄门常融、王弼开口说道。

“出发,去点齐人马,去博望苑,覆灭太子刘据就是今日。”

听着苏文与小黄门常融、王弼的话,江充也是豪气干云的挥手。

此时,外面的天已是大亮,刘据昏睡了一会儿,在小道童的照顾下醒了过来,刘据已经完美的适应了这具身体,原主太子刘据的信息也是全部接受完了。

刘据深吸了一口气,喃喃的说道“接下来,就是看着江充的表演了。”

话说那边的江充带领着苏文与小黄门常融、王弼等人伙同一班人马就去了太子属宫博望苑。

守卫在博望苑的将士也是吓了一跳,江充在京中的名声,他们都知道,现在领着一大帮人过来,肯定是有大事发生。

不等江充到来,就有将士前去通报刘据的心腹中人李为。

李为接到消息也是懵了,之前太子殿下虽然和江充有矛盾,但也是在皇帝陛下应允的范围之内,今日带着人过来,难道是皇帝陛下的旨意吗?

要不然就凭江充,也不敢在没有皇帝陛下的授意之下,跑到大汉帝国太子的宫殿前放肆。

脑海里想着,李为脚下不停,很快就来到了宫殿门前。

江充领着众人来到了博望苑宫殿门前,正和门口守卫的将士对立。

“诸位,我乃水横都尉江充,得到密报,太子刘据宫殿博望苑花园之中私自掩埋桐木偶人,诅咒当今皇帝陛下,此乃大罪,今日就是过来搜查的。”

李为听到江充所言,脸色大变,昨晚太子殿下与他所说花园下面有桐木偶人,让他挖出之后,又将栾大高功所用的桐木偶人埋下。

今天江充就过来搜查,看来太子府里有江充收买的人,要不然江充不会知道这件事情的。

李为可以保证,昨晚和他一起做事的都是可信之人,且都是太子府里的暗子,平日里跟本没有人可以接触的到。

但消息还是传了出去,李为不由恐惧,堂堂大汉帝国的太子,竟然被人在不知不觉中,布下了棋子,这不是打太子殿下的脸,同时也是他作为太子殿下最亲近的中人的职责出了差错。

想到这里,李为不寒而栗。

但眼下不是计较是谁出卖了太子殿下的时候,现在要紧的是阻挡江充进去搜查。

“是真是假,还是得我们进去搜查之后才能有定论。”

江充似笑非笑的看着李为,江充对于博望苑花园下面是否埋着桐木偶人,自然是清楚的,本来就是他们指使太子刘据的门客掩埋的,所以这个时候,江充反而不急,他想戏弄一下李为,甚至说把太子刘据逼出来,然后当着太子刘据的面把桐木偶人挖出来,再定刘据的罪。

李为看着江充戏耍的眼神也是怒不可遏,他身为太子殿下的中人,往日里见谁不是齿高气昂的,可是自从江充冒头之后,就一直针对于他们太子府里的人,连太子殿下都受过江充的折辱。

这对于李为来说是最不能接受的。

太子殿下可是除了当今的皇帝陛下之外,天底下最尊贵的人了,可是今日却被江充带人长驱直入太子府。

“江都尉,博望苑可是陛下亲赐太子殿下的,你随便就带人过来公然的搜查大汉帝国太子府,于情于理于法,江都尉都不能进去搜查。”

“李中人,江充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水衡都尉,但也是陛下亲授,自然是以维护陛下为己任。”

江充说的话就是在警告李为,我江充后面站的是皇帝陛下,就算是太子刘据,也不能阻拦他。

李为心里思索着,江充的话对他产生了皇帝陛下对太子厌恶到了极点的信息。

因为诅咒皇帝陛下这件事情的干系太大了,没有人能够承担这个责任。

太子殿下此时不在府中,李为只能打发小厮前去栾大道观请太子殿下回来,李为现在能做的只有拖延了。

刘据在醒了之后,知道今天就是江充带着苏文与小黄门常融、王弼等人搜查的日子,所以拒绝了栾大提议多住些时日的建议,让留守的府臣驾驶马车往会走。

博望苑宫殿前,李为带着护卫继续与江充一干人辩驳。

“江都尉,不管怎么说,这里是太子殿下的宫殿,可不是你空口白牙说有有诅咒皇帝陛下之物,就可以进去搜查的。”

“江都尉,你想进去搜查也可以,但今日你要是拿不出皇帝陛下的旨意,我李为就是粉身碎骨也要与你不死不休。”

江充知道李为这是在色厉内荏,他江充又不是没有折辱过太子,这点威胁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对于李为的劝告,江充甚至是微微一笑,仿佛李为的话就是一阵清风拂过。

“李中人,跟着一个被皇帝陛下厌恶的太子,有什么好处呢?我给你一个机会,告诉我太子刘据除了用桐木偶人诅咒皇帝陛下外,还用了什么手段?”

“只要你说出来,我江充定会保你安危。”

所谓是主辱臣死,太子殿下在江充这里竟然视为无物,李为瞬间就冲了上去。

李为嘴里大喊着,“太子殿下乃是皇帝陛下亲子,素来恩宠不断,你竟然敢非议皇帝陛下与太子殿下,你是有几个胆子,来人给我绑了江充,送与太子殿下面前治罪。”

江充没想到李为直接就冲上来,对着他几巴掌,两边的护卫也是懵了,忙着上前将两人分开,两人身份特殊,也没有人敢对他们动手。

再看江充的样子,两颊红肿、嘴角淌血,头冠也是被李为打了下来,披头散发。

江充此时也是怒了,眼睛充血的看着李为,破口大骂。

“阉人,安敢当着众将士的面打我,你这要造反吗?你这是为你家太子刘据惹来祸端。”

“阉人,阉人,不愧是失势之人,连行凶都是这么小家子气,哈哈哈哈。”

说着,江充就哈哈哈大笑起来,但面部肿胀的他配着怪异的笑声,整个人显得凄厉无比。

身边护着江充的将士也是被江充吓了一跳,身形不由的想向两边分散。

江充的话无疑是杀人诛心,李为是罪臣之子,本来是要随着父亲一起被处死的,但太子刘据看着李为年龄太小,动了恻隐之心,救下了李为,所以李为也是对太子刘据中心耿耿。

但李为父亲罪大恶极,还是被处以了腐刑。

李为对成为中人心中苦闷,江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拿此事做文章,李为双眼似喷火,眼瞅着就要再次扑上去,却被身边护卫牢牢地抓住。

李为见无法脱身,只好反骂江充。

“江充,你不过是一无耻之徒,靠着妹妹搭上了赵敬肃王,成为了座上宾,赵敬肃王对你可是恩情极胜,但你是怎么回报的呢?”

李为对着身边人停顿了一下,众人也是很给面子的问。

“李中人,江都尉是如何回报的呢?”

李为呵呵一笑继续说道。

“我们的江都尉却是恩将仇报,将赵敬肃王的儿子送入了大牢,江都尉,我说的没错吧。”

李为得意望向江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