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笠笠著作小说《人在原神,开局被胡老捡尸》最新章节目录

人在原神,开局被胡老捡尸小说是一本名气不大但好看的小说,是作者笠笠笠的最新小说作品,主角是谢谢胡提瓦特小香菱。主要讲述了:意外穿越到了提瓦特大昏迷了,被第七十六代堂主胡老捡到了。昏迷的时候被年仅十岁的胡桃用来练**落葬之法,丧葬白事。被胡老发现了后当场训斥了一顿。被......

南宫焰抬头看向那两块紫的发黑的血块,明白了并不是毫无作用,而是净化的诅咒立马被填充了。

那个深渊法师献祭了自己的生命让诅咒更加的深入,必须要将那两块凝结在伤口上的毒血给去除掉,才能让特瓦林恢复神志。(毒血本来是紫色的,现在被深渊法师加深了后开始变黑了)

拿出狼的末路,朝着毒血猛地砍下去。

吼!!!

特瓦林吃痛的吼叫,开始飞向高空。

感受特瓦林开始升空,南宫焰趴在特瓦林的背上,用元素聚集在双手手脚吸附住,让自己不要掉下去。

“焰!”

琴团长看着南宫焰被带上天空,急忙喊道。

而温迪却眼睁睁看着特瓦林飞走,却无法减轻它的痛苦。

“巴——温迪阁下,请保护好自己,这次是焰为你挡下了着一击,但是焰却被失控的特瓦林带走了”

琴团长对着温迪说道。

“哈哈,放心,焰他会平安的回来的。不过谢谢你继续用这个名字叫我。”

毕竟他可不一般啊。

最后那句是在温迪心里说的。

“现在焰被特瓦林带走了,一个人肯定无法解决腐蚀的源头,无法减轻特瓦林所受的痛苦。”

迪卢克推理道。

不,其实他一个人可以解决,但是要估计你们的感受。

温迪心里说道。

“那么,我召集侦查骑士来追踪...”

“不必了。”

“嗯?”

琴团长话没说完就被迪卢克打断了。

迪卢克:“不久前我在四风守护的神庙遗迹,亲手斩杀过它的一只同类。”

派蒙疑惑道:

“咦?!是什么时候?”

“想要追踪那些怪物的话,可以借助我的情报网和手段。”

迪卢克说出自己可以做的事情。

“迪卢克...虽然讨厌骑士团,但会用自己的方式来守护蒙德呢。”

派蒙像个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的母亲一样对着迪卢克说道。

听到这句话的温迪,笑着说:

“小派蒙的语气,突然变得溺爱了起来——!”

迪卢克冷“哼”一声,眼神凶凶地盯着派蒙,就像想要把她当做下酒菜一样。

吓的躲在荧的背后,头都不敢伸出来。

“总之,等我消息吧。我要让它们明白,不论深渊教会再怎么无法无天,在蒙德,有些事也是不可以做的。”

说完后就独自一人离开了。

琴团长看着迪卢克离开,有一些不干,在他的眼里骑士团就这么无能吗?

在迪卢克离开后温迪突然“咦”了一声,他从风中感受到了异样的气息。

琴问道:“温迪阁下,怎么了?”

“摘星崖下面来了很多不请自来的客人。”

愚人士兵按照安娜斯塔西娅的指示,来附近搜寻着与风神巴巴托斯有关的痕迹。

琴团长听到后对着荧和正在发呆的优菈说道:

“我们先回蒙德吧,等焰和迪卢克的消息。”

嗯。

荧和派蒙应了一声。

优菈停下思考关于南宫焰的事情,也回了一声。

而南宫焰现在趴在特瓦林的后背上,穿过星落湖、果酒湖、明冠峡,来到风龙废墟。

穿过风暴障壁,跳了下去,在空中张开万里飞翔。

落在一个小山丘上,转头看向那个和金发憨憨长的很像的金发傻子。

那个金发傻子背后两个深渊法师看到从风魔龙背后跳下来的不是它们的人,张开护盾准备包围南宫焰。

却被那个金发傻子招手退了下去。

“我知道你,从异世而来的异乡人。”

金发傻子看着南宫焰说道。

“我也知道你,跨越星途而来的旅客。”

两个谜语人互相说着谜语。

“看来你通过某些方式知道我。”

“你也不是一样吗?”

空:...

聊天还能不能好好聊了?

“你的妹妹正在找你,你不去见一见吗?”

南宫焰打算说荧的事情来套近乎。

“现在还不是我们相遇的时候,我曾经经历过一次旅行,走过了整个世界。”

空回想起自己与戴因一起走遍世界。

“意思是,要荧也走遍这个世界后才会和她重逢?”

空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当荧走遍这个世界,拥有自己的沉淀之后,我就会出现在她的面前。”

“我明白了,那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呢?”

他要是深渊的领袖,估计要打一场才可以离去。

他要是朋友的哥哥,聊几句后就可以直接离开。

“现在?现在只是一位妹妹的哥哥而已。”

看来不用打了,但另一层意思是,再次见面的时候就不是一位朋友的妹妹了,而是深渊的领袖。

空突然说道:“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说吧,是什么事情?”

南宫焰有点好奇,想知道他想拜托自己干什么。

“可以的话,当荧遇到无法解决的困难时帮助她。”

我还以为要把荧妹托付给我呢。

“作为荧的朋友,当她遇到无法解决的困难时,我会站出来帮助她的。”

“这样我就放心了。”

他知道,南宫焰的实力很强,非常强,甚至比肩璃月的仙人。有南宫焰的承诺,他就更好的放心荧的事情,专心为对抗天理做准备。

“你别这么快放心。”

“嗯?”

“你知道,我在璃月有个家。在蒙德,璃月可以照顾一下她,稻妻可以照顾一点点。但是其他国家我就无法照顾太多。”

“我明白,但是这也足够多了。”

之后他们聊了很多,就像是朋友之间聊一些日常一样,南宫焰留下一个传说坐标后,拿出次元方阵离开了。

而空留在原地仰望着星空,不知道想着什么。

南宫焰的身影出现在塞西莉亚庙宇的位置,回头看了眼风龙废墟后拿出万里飞翔朝着蒙德城的方向飞去。

——KingCrimson!——

降临在蒙德城后,张开见闻色霸气感知。

只有一个人回来了?其他人呢?去迪卢克姥爷的程曦酒庄了?

“焰前辈。”

嗯?

“是诺艾尔啊?有什么事情吗?”

看着面前这位万能女仆问道。

诺艾尔问道:“焰前辈,你这几天是和琴团长他们一起去处理风魔龙的事情吧?”

“跟我来。”

跟她说了这么一句后,前往天使的馈赠。

天使的馈赠。

二楼只有一个人,优菈。

因为蒙德的居民都厌恶劳伦斯血脉,所以在看到优菈上楼后他们拿起酒杯离开,不愿与蒙德罪人的后裔共处一室。

“查尔斯,来三杯蒲公英酒。”

嗯?酒喝多幻听了吗?好像是听到他的声音了。

在摘星崖上,看着南宫焰投出长枪的那道背影和在荆夫港港口一枪刺穿深渊法师的身影重合了起来后,脑子里就一直在想这件事。

是他吗?递给我一张往生堂优惠价的红褐色渐变色头发少年?但是却和蒙德这位看起来很像是金发美少女的少年身影极其相似。

这时候一杯酒放在她面前,她脑海里的那位像是金发美少女的少年坐在她的对面。

南宫焰微笑道:“在想什么事情吗?可以说给我听听吗?”

优菈看向他旁边站着的诺艾尔。

“诺艾尔不是外人,可以放心讲。”

优菈拿出一张照片问道:

“这照片是你吗?”

照片里是南宫焰在璃月身穿飞鱼服,手拿千岩长枪的模样。

看来瞒不住了呢。

“是,那时候我还很瘦。”

听到这句话优菈看着南宫焰的体型对比一下照片里面的体型。

“这就不是你。”

听到这句话后南宫焰DNA动了,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反问道:

“你说他不是我?”

“不是。”

优菈还是不相信,毕竟体型有点差太多。

看向自己面板上面的一个技能:生命归还。

生命归还是海贼王中出现的技能,可以自由的控制身体、头发、内脏,只要把意识灌进去后,就可以自由控制任何地方。

南宫焰的头发开始变成红褐色渐变色,脸上开始出现亿点变化,体型大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