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娇养的小可怜是太子》 沈南鸢镇国公沈毅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穿书后我娇养的小可怜是太子小说是一本名气不大但好看的小说,是作者为鹿呀的最新小说作品,主角是沈南鸢镇国公沈毅。主要讲述了:沈南鸢穿书了,一睁眼发现自己成为了锦衣玉食备受宠爱的将军府嫡小姐。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未好好的享受一下,就遇到了被打的半死的少年,她瑟瑟发抖。 旁人不知,可她却清楚,这是未来将沈家灭门报仇的皇帝。 她只能忍着心中的惧怕,朝他伸出手:“你跟着我吧,以后我会保护你。” 少年眸色沉沉,晦暗阴冷。 好吃的好喝的哄着养着,沈南鸢蓦然的发现,这个小可怜怎么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 她头皮发麻正欲想跑,却被男人拥入怀中,禁锢在了自己的身前,明明是在笑着,可是声音却透着丝丝的威胁。 “小姐,您要往哪跑?” —— 萧琰过去十年,一直活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恨沈家入骨。 本以为这辈子便如此,却倏的有一只娇软白皙的手伸到了他的面前,嗓音甜腻悦耳:“以后我来保护你。” 他一开始嗤之以鼻,警惕小心。 后来,他心甘情愿又甘之如饴。

  沈瑾瑜闻言顿时抬头,不可置信的愣了愣。

  “所以,”沈南鸢淡声的继续道,“只要你听话,姐姐就会对你好。”

  今天以来,沈瑾瑜确实是能感觉的到的,他使劲的郑重的点了点头,随后跟在了她的身后走出了雅间。

  外面的走廊上的人并不多,有几个人正好迎面走来,一眼就瞧见了沈瑾瑜,几个人互相的对视了一眼,吊儿郎当的笑了笑停了下来。

  沈瑾瑜的脸色顿时微微的变了变,眼神不由得看了沈南鸢一眼,脚步快了些,想要赶紧的掠过这些人。

  这几个人平日里和他可是死对头,今日见了他肯定会要刺挠他几句。

  若是放在以前,他可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可是今时不同往日,更何况自己身边现在还有个沈南鸢。

  但不等他们过去,几个人就晃着扇子讽刺道:“这不是镇国公府的小少爷吗?怎么,禁足了三个月终于能出来了?我看小少爷好像有点变了,以前不是挺嚣张的,今天怎么一见我们就想跑啊。”

  旁边的人跟着附和出声:“可能是怕了吧,禁足三个月呢,听说还被打了二十大板,屁股都开花了吧哈哈哈。”

  “...”沈瑾瑜的脸色阴沉难看,他拽着沈南鸢的袖子低声的道,“我们快走,别理他们。”

  这些人,就是越理越甩不掉。

  以前在他手下经常吃亏,早就怀恨在心了,估计是知道他一定会来明月酒楼,抓着这次想好好的嘲讽自己几句。

  可他们怎么会放过这次能刺挠沈瑾瑜的机会,走过来拦住了他们的路,饶有兴趣的瞧着沈瑾瑜身后的沈南鸢,上下的打量着。

  慢悠悠的走了过来:“这美人是谁?想不到沈家小少爷禁足三个月,出来之后身边竟然跟了个小美人,跟着他有什么用啊,还不如跟了我。”

  眼看着这人的手伸了过来,沈瑾瑜的眼色一狠,直接将那人的手打掉,踹了他一脚。

  “哪来的胆子敢碰我姐姐!”

  那人被踹的踉跄着险些摔在地上,他恶狠狠的扭头,咬牙切齿的:“你竟然敢踹我!看我今天不...”

  沈瑾瑜看着他,神色里透着骇人的冷意:“怎么,你能做什么。”

  他们来明月酒楼吃饭时,将所有的侍卫都留在了楼下,并未让他们进来,现在身边就只有青惢和沈瑾瑜身边的一个小厮而已,两个人满目警惕的挡在沈南鸢面前,生怕那些人会做些什么。

  店小二连忙的走了过来,在中间做和事佬,看着似乎一点也不惊讶,以前经历过很多次似的。

  “几位少爷,和气生财,小店开店不易,这周围还都是人呢,有什么话好好说。”

  他劝完这边劝那边,可被沈瑾瑜踹了的那个人仍然怒气不消,他冷冷的笑了出来:“行啊,沈瑾瑜出来让我踹一脚,我立刻转头就走,不然沈瑾瑜你别想走!”

  “他踹人在先的,这口气怎么可能消下去。”

  “就是啊,沈瑾瑜你有本事就出来,躲在后面算什么!难不成被禁足了三个月,就成怂包了?”

  沈南鸢拽住了气的不轻的沈瑾瑜,微微的皱了皱眉:“这几个人是谁。”

  “...”沈瑾瑜压了压心头的火气,“我踹的那个是刑部尚书的儿子李彦,其他的都是他身边的小喽啰,以前见到我就喜欢讽刺我几句,后来被我教训了一顿就不敢了,估计是看我被禁足了,他就想过来报仇的。”

  沈南鸢看着在那边不停的在叫嚣着的李彦,不禁的捏了捏眉心。

  这些纨绔子弟真是有够无聊的。

  店小二在中间像个无头苍蝇似的乱转,楼下已经聚集了不少来看热闹的人,李彦是一副不让他踹一脚沈瑾瑜,就不让他们走的架势。

  如今叫人把侍卫都叫上来肯定是不行了。

  聚集的人群多,到时候瞧见了如此的阵仗传出去要说镇国公府仗势欺人了。

  青惢心中微微的有些不安:“小姐,我们走吧,他们肯定不敢强行拦着我们。”

  沈南鸢微微的摇了摇头:“他们敢。”

  这些富家子弟平日里仗势欺人的多了,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她微微的抿嘴想了想,最后扬声道:“既如此,那么我派人去将尚书与我大哥请来吧。”

  顿时,四周的气氛就静了下来,李彦本来还叫嚣的样子一顿,视线径直的瞧了过来。

  楼下的人不知道沈南鸢说了什么,只看到了二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一下子安静了。

  “叫这二位过来,李公子可是放心了?”

  她笑了笑:“不然私下里如此也是伤了两家的和气,想必我大哥与尚书都不想看到你们这副样子的。”

  李彦的表情有些僵硬:“不许去,这些小事何必惊动我爹!”

  “小事?”沈南鸢笑了笑,眼睛微抬,眸底却充斥着冷然的神色,“我觉得并不是小事。”

  她轻轻的将挡在自己身前的沈瑾瑜拉开,继续道:“李公子挑衅在先,瑾瑜反击在后,是谁先惹事,想必周围的人都看的很清楚,况且瑾瑜踹了李公子的那一脚也是事出有因。”

  李彦的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些许的不安。

  “有人当面调戏自己的姐姐,我想不管是谁,都忍不下去吧?”沈南鸢的视线恍若一道锐利的箭,冰冷的泛着淡淡的寒意,“李公子想必是要忘了,我是镇国公府的大小姐,调戏我,看来李公子是从未把镇国公府放在眼里,此事关系我的名声,便叫我大哥与尚书过来吧。”

  沈南鸢的眸色泛着冷意:“遇到了这样的事,尚书恐怕都要向我镇国公府低头认错。”

  李彦身边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一句话都不敢说。

  刚刚叫嚣的厉害,现在知道事情严重了,一个个的紧紧闭着嘴的缩在了后面。

  沈瑾瑜冷笑了声:“调戏我姐姐,那就是在藐视镇国公府,就是在同镇国公府作对,李公子当真能承受镇国公府的怒气?”

  镇国公府四个字像是座山似的压了过来,李彦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紧紧的抿着嘴,在众人的眼前支支吾吾了一会,片刻终于干巴巴的出声:“这一次我就不与你计较,我们走。”

  “慢着!”

  沈瑾瑜叫住了李彦,神色依旧冷然:“想就这么走了?不和我姐姐低头认错?”

  他讽刺的笑了笑:“李公子,做错了事就要认错,哪有转头就走的道理,难不成是李公子连这些道理都不懂?”

  “向我姐姐认错!”

  无数的视线朝着李彦压了过来,他心中压着的怒气一点点的攀升,却忌于沈南鸢不敢发泄出来,他狠狠的咬了咬牙,五指紧紧的聚拢,无论如何都不想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认错。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