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白切黑宿主他过分戏精》顾寒宸沈少爷严格来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快穿】白切黑宿主他过分戏精小说是作者芋儿的作品,主角是顾寒宸沈少爷严格来。主要讲述了:简介:星际重犯臭名昭著的沈池,一朝逮住路过的小统子,就开始了满世界的逃窜。偏执大佬将人禁锢怀中,“池池,再敢想着别的男人,打断腿?嗯?”禁欲上司将人锁了起来,“池池,老实交代,昨天跟你在一起的男人,到底是谁。”呆傻皇帝将人软禁宫中,“池池,朕最喜欢你了,所以池池若是敢喜欢别人,朕就让他人头落地。”沈池:“……”请问一不小心把病态大佬们惹过头了怎么办?还是挺急的。“嘤嘤嘤……”“池池最爱你了,绝对不会想着别的男人,明明是他非要缠着池池的!”“亲爱哒大老板,池池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池池最喜欢最爱你了。”“那个陛下,池池最喜欢的人就是陛下了,要不然陛下先砍了自己的头?”某统:“……”生死看淡了!宿主又在飚演技了!麻了。

  两个小时后——

  “先生……”

  趴在镜头前的沈池,嗓音颤抖的厉害,身子更是乖软到了极致。白里透红的肌肤,布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整个透着又纯又欲的气息。

  那双水光潋滟的双眸,星光颤动,迷离的诱人。

  顾寒司轻笑,“乖,去洗澡,洗完再睡。”

  沈池脸上都是未退却的情欲绯色,“先生,原谅池池了吗?”

  顾寒司一只手轻抵着太阳穴,深邃幽暗的目光滋味分明的看着视频之中的人,“池池很怕我生气?”

  沈池身下枕着枕头,身上披了一层薄薄的毯子,听到顾寒司的话,很认真的点头。

  “嗯。”

  顾寒司浅笑,“那池池还要和他见面?”

  沈池立马反驳,“我只是想和他说清楚,是他……一直给我打电话!我才会去见他的!”

  “我还……撞见那个纪钰了。”

  沈池说的顾寒司一早就知道了,他不可能不让人盯着沈池。

  “被他欺负了?”

  沈池摇了摇头,“我不会让他欺负我的!”

  沈池说的很是义愤填膺,好像真的没有人能欺负他一样,末了看着顾寒司又软了语气,“只有先生能欺负。”

  沈池的坦诚很好的消除了,顾寒司的那点儿阴郁。

  他相信沈池是一回事,沈池自己坦白又是另外一回事。

  是有不一样的结果的,而他的池池很聪明,会在最合适的时候,用最有效的方法取悦他,让他完全信任。

  “既然池池这么说了,那就看池池以后的表现。”

  顾寒司的话语跟眼神,都透着几分只可意会的气息。

  沈池瞬间反应过来,目光波动,“我……我会乖乖等先生回来的……”

  顾寒司勾唇一笑,怎么就这么好拿捏呢。

  “先生很期待。”

  ——

  两人挂断了通讯,顾寒司就显得不自在了,脑子里都是视频里沈池的样子,挥之不去。

  所以说是惩罚沈池,其实最后难受的还是他自己。

  顾寒司迫切的想要见到这个仅仅用了几天时间,就占据了他心扉的男人。

  池池,最好别让我抓到什么把柄呢,不然这辈子你都别想从床上下地一步。

  沈池忽然觉得背脊发凉,总觉得有人不怀好意!

  不过,纪钰发给顾寒司的那张照片,就已经没什么用了。

  最重要的是,让顾寒司知道,有人在挑拨离间呢。

  接下来的时间,沈池就不再管那两个人,趁顾寒司还没回来,把第二轮的设计图搞定。

  虽然沈池很有自信,但是也不能马虎不是么?

  ——

  纪钰为了能够顺利弄掉沈池,自然也不会少了安插眼线。

  不过肯定不可能让顾寒宸那个家伙知道,不然他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他可不仅仅只是为了借顾寒宸上位进军娱乐圈,如果他想,有人比顾寒宸更有用。

  但纪钰也不可能容忍别人抢了他的所有物,那沈池自然就是第一个要除掉的人。

  顾寒宸那个家伙,到底怎么搞得?他这个正牌白月光都回来了,他怎么还能惦记那个肮脏的替身?

  不过纪钰没蹲到沈池被赶出顾寒司别墅的消息,倒是先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顾总让我提醒你,别以为仗着他哥哥的身份,就可以在背后搞一些小动作。”

  “你如果不想顾寒宸把你一脚踹掉,就给安分点儿。”

  都不等纪钰开口,对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很显然顾寒司知道那张照片是他发给他的。

  纪钰咬着牙,他竟然无动于衷?

  还是这根本就是顾寒司故意威胁他的?

  纪钰再三思量,都得不出个结论,但他的确不能动沈池了。

  纪钰不知想到了什么,便直接拨了另外一个人的号,“泉,我想你了,我们见见好不好?”

  ——

  算准顾寒司到家的时间,沈池一早就做好了饭,刚走到门口,就被顾寒司直接拽着扣在了墙上,将他要开口的话尽数堵了回去。

  顾寒司像是要将沈池给完全的生吞进骨子里一样,别说反抗了,就是开口给沈池说话的机会都不肯。

  毕竟禁欲了几天的男人,很馋。

  每晚沈池都会给顾寒司通讯,说是为了让顾寒司“原谅”,自然也是照片都不带落下的。

  虽然顾寒司的人不在,但也没少“折腾”他。

  这会儿好不容易能抱着人了,顾寒司哪里还能克制了?

  不把沈池“撕”了,就该谢天谢地了。

  “嘶……”

  顾寒司揉着沈池的腰身,“很疼?”

  沈池羞恼的瞪了他一眼,从一楼到二楼,那当然疼了!

  顾寒司立马认错,“是我的错。”

  沈池哼了一声,“先生每次都说是你的错,可……你每次都不改!”

  “你……你还变本加厉!”

  顾寒司搂着沈池,软声软气的哄人,的确是他过分了一点儿。

  天知道他这几天忍得有多辛苦,一回到家自然不可能忍得了,也就……重了一些。

  “嗯,都是我的错,别生气了,下次保证轻一些。”

  顾寒司落在沈池耳边的嗓音又低又蛊惑,让人耳朵发痒的紧,哪里还能生的起气来,“我……我没生气的……”

  沈池乖软的样子,简直让人想把他揉进骨子里疼爱。

  “池池,我很想你。”

  顾寒司捏着沈池的下巴,目光很是认真,第一次听他说这样的话,身子一颤,哪里招架的住。

  “我也很想先生……”

  顾寒司一笑,重新将人搂进怀里,“累的话,就睡吧,快天亮了。”

  沈池的确累了,顾寒司的话都还没说完呢,就发现怀里的人已经贴着他睡着了。

  顾寒司浅笑,看来的确是折腾的有点儿久了。

  顾寒司给人掖好被子就准备躺下的,但突然听到讯息声,便瞧了一眼。

  【池池,我想你了。】

  顾寒司:“……”

  很好,看来有一些人的胆子很大。

  顾寒司拿过沈池的手机就准备删除拉黑,可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便随手发了一条消息过去,又删除了记录。

  这才抱着沈池入睡。

  ——

  【宸哥哥……你别这样……】

  “这种消息竟然是你家男人发出去的?”

  团子觉得很不可思议。